5分彩怎么玩欢迎您的到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情感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hapter31:我在等你回答。 “我早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8-10-18 20:20:00來源:情感文章 作者:貝殼小編 閱讀:60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你的回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你的回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hapter31:我在等你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早就想這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穆天陽的手伸到前面,握住她胸前的柔軟,“第一天你坐在這里,我就想在這里要了你!” “不要——”宛情低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說過什么?”穆天陽口氣不善地問,“順著我,免得受傷,免得疼!” “我……”宛情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順著他,他會用強的,不經過任何前戲就強行進入她,像強/暴一樣……到時候,痛苦的只能是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乖了,要不要讓我在這里上你?”穆天陽貼著她的耳朵,溫柔的語氣,卻問出難聽的話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咬著唇,無聲哭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要不要?”他輕輕咬了一下她的耳朵,上下兩只手分別揉弄著她…… 宛情顫抖一下,溢出一聲呻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反應取悅了他,他的動作溫柔不少,聲音也帶著寵溺:“寶貝……我在等你的回答呢……” “要……” “你說什么?我沒聽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“呃……”宛情難受地掙扎了一下,羞恥地說,“要……” “果然是我的寶貝!”嗤啦一聲,他撕掉了她身上的衣服,火熱的吻落在她背上…… “回房好不好?”宛情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聽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穆天陽揉著她腿間的珍珠,“不然,你知道后果——” “嗚……” 突然,他進入了她—— “啊……”宛情大叫一聲,緊緊地抓住書桌,“輕一點……求求你……” “叫給我聽,大聲點!” 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 如此過了十多分鐘,穆天陽將她翻過來,正對著她又刺了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……不要……” “抱著我!”穆天陽命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淚眼朦朧地望著他,緩緩地將手環在他肩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抱穩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穆天陽將她抱起來,離開了書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急忙抱緊他,生怕掉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乖……”他在她臉上吻了一下,就這樣抱著她回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……”宛情見她走出書房,羞得無地自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害怕有人出現,只能要緊牙關不出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進臥室,他將她抵在門上,開始新一輪的沖刺…… 接著,又換到床上、再換到浴室…… 等他停下來,她已經累得無法動彈…… 第二天起來時,他不在房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下樓后才發現,已經十點鐘了!遲到了! 急急忙忙收拾好書,叫阿成開車送自己去學校,阿成卻說:“總裁已經給你請假了,小姐在家休息就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“我要去上課!” 阿成為難地看著她:“這是總裁的命令,我不敢違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宛情愣了一會兒,拿出手機給穆天陽打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?”穆天陽淡淡的聲音傳來,雖然只是輕輕一嗯,卻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氣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有些瑟縮,壯起膽子說:“我想去上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穆天陽沉默,幾秒后直接掛了電話,什么都沒回答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不知所措,這是阿成的手機卻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接起來,嗯了兩聲,掛上電話說:“小姐,請上車,總裁叫我送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宛情松了一口氣,急忙上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hapter32:32樓 汽車駛入繁華的路段,這根本不是去學校的路!宛情問開車的阿成:“這是去哪里?” 阿成目視前方,規規矩矩地握著方向盤:“總裁叫我送你去他辦公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“辦公室?可是我要去上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“這是總裁的命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“……” 宛情氣得不行,當下就想推開車門跳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成急忙叫道:“小姐,你冷靜點!都快中午了,現在去學校也已經放學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裁估計是想和你一起吃午飯,如果吃完飯他同意你去學校,你還能趕到下午的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宛情一怔,知道他說得沒錯,但心里終究是不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穆天陽分明是故意的,總之他想害得自己讀不成書就是了! 宛情心里很憤怒,卻不得不忍受這種憤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汽車很快停在穆氏集大廈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穆氏大廈總共有30多層,穆氏集團所有的員工都在這里辦公,樓層越高,自然越受重視、越有前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廈里除了辦公室,還有員工餐廳、健身房等設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站在大廈前,望著莊嚴肅穆的大門,覺得自己渺小得彷佛一粒塵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姐,我送你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阿成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進大廈,門口的保安和大廳的前臺都疑惑地看著宛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有些許不自在,只能僵硬地跟著阿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梯停在32層,阿成打開電梯,對宛情說:“小姐,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宛情問:“你不進去了嗎?” “我去樓下看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只好獨自走出電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面是走廊,空曠安靜,看不到人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聽到附近有聲音,下意識地走過去,看到一個辦公室,有幾個人在辦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緊張地搓了搓衣角,走到入口處的一張辦公桌前:“你好……” 辦公的女人抬起頭來,見她不是公司的員工,一愣:“你找誰?” “我……我找穆天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女人一驚:“總裁?你是誰,你有預約嗎?” “……好像沒有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女人更加驚訝,本來想罵一頓或者不予理會,但接著一想,都到32樓了,應該不是閑雜人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請稍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女人拿起內線電話,“李秘書,門口有人找總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說完,宛情就見遠處一張辦公桌后的女人望過來,她身后一道門上有一塊燙金的銘牌——總裁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一見,直愣愣地走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秘書打量了她片刻,當然也知道閑雜人等上不來32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上來了,還是小心為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拿起分機電話,問:“小姐怎么稱呼?” “丁宛情” “請稍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李秘書接通總裁室,甜美地道,“總裁,有位丁宛情小姐找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也不知那邊說了什么,她一愣,訝然地看著宛情,然后放下電話,恭敬地站起來:“丁小姐,總裁請你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宛情沒什么表情,直接走到總裁室門口,推開門走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hapter33:情書 總裁室很大,她來不及欣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她一進門,就聽到了穆天陽的聲音:“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定睛一看,見穆天陽坐在辦公桌后,他背后是一整片落地窗,放眼看去,一座城近在眼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坐在城市之巔,霸氣外露! 夜晚,書房里的他,比起現在來,真不知溫柔多少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對她來說,無論哪種穆天陽,都令她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的他卻不會讓她更害怕,因為她對他的恐懼是沒有輕重之分的,只是有或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程度,大概無人弄得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乖乖走到他面前,他伸手攬住她,抓起她的手看了看,曖昧地摩挲著她的指尖:“吃早飯了嗎?” “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“為什么不吃?” “我醒過來已經十點了,準備去學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他看她一眼:“吃完午飯送你去學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她一喜:“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突然,他將她抱到腿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掙扎了一下,怕抗拒引來他的反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萬一他一個不高興,不讓自己去學校了怎么辦?當下,她不敢再拒絕,僵硬地坐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想,如果他要在這里占有他,就由著他吧…… 他的手在她腰上流連,撥開襯衣探入,一邊吻著她的面頰:“寶貝……” “嗯……”她實在不喜歡他喊自己寶貝,她又不是沒名字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吻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宛情一愣,抬頭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秒鐘后,她聽話地吻上他的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唇很薄,微涼,有些冷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實在是不知道怎么吻,怕他不滿意,她吻得很努力,用盡了自己的想象,回憶著他吻自己的情況,有樣學樣…… 似乎,不是這樣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越吻越急,也不見他有所反應,想是自己做得不夠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,他推開她站起來:“走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宛情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,跟著他離開辦公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一路上都低著頭,不敢讓人看見自己的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車后,他抬起她的下巴,笑道:“剛剛做得不錯……” 一下子,她的臉色爆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吻了吻她,算是獎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,她做作業時,他大約是無聊,拿起她的書翻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看了一眼,也不敢問他在做什么,就由他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,他從書里抽出一張紙,問:“這是什么?” 宛情當然不知道是什么,伸手去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移開,注視著她的雙眼看不出情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情滿心忐忑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撲哧一笑:“逗你玩呢,做作業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宛情松了一口氣,看他的眼神不禁有些埋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居然嚇她…… 她當然不敢跟他吼,只好繼續做作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穆天陽撇了撇嘴,拿著那張紙認真地看起來,片刻后將它扔進抽屜,繼續看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宛情到學校,班上一個男生走過來,問:“丁宛情,那個……” “哪個?”見對方欲言又止,她不禁疑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生鼓起勇氣問:“我給你的信,你看了嗎?” 宛情一愣,不知為什么就想到昨晚那張紙,有些嚇?。骸笆裁葱??” “我……我夾在你物理書里面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 “物理書?”穆天陽昨晚看的就是物理書!她大叫,“你寫了什么?!” 男生嚇?。骸熬汀汀覇柲阋灰鑫遗笥寻?!你沒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這個圈子里寫東西只是想說:當這個男人不愛你不疼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這個圈子里寫東西只是想說:當這個男人不愛你不疼你就放棄吧!一定會有個人可以光明正大的說愛你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,彷佛聽到了心碎的聲音 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,彷佛聽到了心碎的聲音 「情感」 ???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雖是遠嫁,但不同的是老公是倒插門女婿,老公隨我在娘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雖是遠嫁,但不同的是老公是倒插門女婿,老公隨我在娘家住,今天來分享一下三妹的遠嫁幸?;橐霭?。因為媽媽首先生了我們姐妹兩個,爸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親愛的姐妹們,你們的城市下雪了嗎?我在江蘇,我這邊沒有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親愛的姐妹們,你們的城市下雪了嗎?我在江蘇,我這邊沒有下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泰國恐怖片《尸油》一點也不恐怖,但是尺度特別大,我在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泰國恐怖片《尸油》一點也不恐怖,但是尺度特別大,我在騰訊視頻看的,小主們,可以觀摩一下。忘記截圖了[:女孩呲牙: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戶名: 密碼: 匿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欄目導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分彩怎么玩 五分快3全天计划 时时彩投注计划 投注计划 北京PK10天在线计划